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仡佬族舞蹈——鏈杆舞

在歡快的音樂聲中,一群衣著盛裝的仡佬族青年男女,忘卻了一天辛勤勞動的疲勞,帶著豐收的喜悅,簇擁著“搶”來的“新娘”,在晚霞中跳著歡快的群舞,大幕徐徐關閉……
  這就是貴州省正安縣仡佬族的舞蹈《鏈杆舞》(注:鏈杆,一種原始的勞動工具)結束時的場面。頓時觀眾中迸發出熱烈的掌聲,經久不息。顯然,人們是被這富有地域特徵的舞蹈所吸引,被舞臺上那來於生活而又高於生活和富有濃郁民族風格的舞蹈所征服。

  貴州省正安縣文化館演出的《鏈杆舞》,在參加遵義地區的文藝演出時就曾獲得過業內人士的好評。而他們又將這充滿濃郁鄉土氣息的舞蹈作品搬上了省城的舞臺,在整個舞蹈的演出中,觀眾不時報以陣陣掌聲。《鏈杆舞》能夠博得如此強烈的藝術效果,它的成功是發人深省的。

  《鏈杆舞》是具有一定情節的舞蹈:

  清晨,雄雞高叫,一群青年男女來到地裏收割莊稼。

  田地上出現了一幅幅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

  中午,一位清秀的姑娘送來清涼的茶水,渴極了的大夥一擁而上,姑娘靈巧的躲閃著,避開眾人的追逐,將第一碗茶水遞給了她的心上人,大夥將他倆圍在中間,哄笑著……。

  田坎旁,小道上,男女青年們挑著一擔擔的莊稼,你追我趕……。

  曬壩上,鏈杆飛舞……。

  小夥子壟堆,姑娘們篩簸,將拾掇好的莊稼運進庫房。

  大夥將曬壩清掃乾淨後,小夥子們剛健有力的“頂角”遊戲,激發了姑娘們興致,她們也不甘示弱地要與小夥子們比賽。

  大夥將送水姑娘和她的戀人擁上了“鬥雞場”。

  鬥雞場上,你來我往,十分激烈,最後姑娘巧妙地將小夥絆倒在地……。

  姑娘們護衛著她們的勝利者,小夥子卻千方百計地要將姑娘“搶”回……

  ……人聲歡動,上躲下閃,左回右旋……

  在嬉笑聲中,小夥子驕傲地將“搶”到的“新娘”扛在肩上,顯示著……

  晚霞中,大夥簇擁著“新郎”和“新娘”歡呼雀躍……

  這個近16分鐘的舞蹈,充分體現了仡佬族特有的民族特性,感人至深,顯示出鮮活的藝術生命力。一個文藝作品的優劣,首先取決於其內容,這已是無可非議的。但是內容再好,不追求相應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創造出生動的藝術形象,是難以令人喜愛的,正是這一點,《鏈杆舞》為我們提供了較為成功的經驗。通過對它粗略的藝術分析,使我們感到,它在舞蹈動作的創造,舞蹈造型的設計,舞蹈技巧的運用以及舞蹈節奏的處理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績。本文將嘗試作一些粗略的分析和評議,以期創作出具有生命力的舞蹈作品。

  舞蹈動作的創造

  舞蹈是以人體為表現的工具,是有節律、有組織並經過美化的流動性動作來表情達意的時空藝術。因此,創造鮮明生動的舞蹈動作是進行舞蹈創作至關重要的環節。《鏈杆舞》成功地表現了仡佬族勞動、生活的場景,將一幅極富民族地域特色的風情畫卷,用舞蹈這一藝術表現形式,展現在觀眾的面前。整個舞蹈中,從每一個舞蹈形體動作的創造,到整個舞蹈的舞臺佈局,既嚴謹而又巧妙,通過人體律動的舞蹈語言,展示了一個個歡樂的場面,揭示了一個熱愛勞動、熱愛生命的主題。

  為了使人物形象和主題思想從一開始就能集中、概括地予以展示,《鏈杆舞》採用了“先靜後動”的舞蹈開頭處理手法。這種得理,可以消除舞臺的空間感,使觀眾一下子就進入舞蹈場景的氛圍之中,從靜到動,從小動到大動,從展示到高潮的舞蹈表演過程,大幕開啟,舞臺呈現出一派黎明的景象,天際剛剛露出一縷晨曦,一位舞蹈演員扮成一只可愛的雄雞站在土堆上,輕輕地抖落羽毛上晶瑩的露珠,頻頻地舒展著雙翅,招喚同伴,兩只雞相互嬉戲一會兒後,向著不同的方向引頸高聲鳴叫,喚醒正在酣睡中的人們-----新的一天又開始了。只見一群身著仡佬族服裝的青年男女手持勞動工具,哼著山歌在輕快的音樂聲中列隊而出……。舞蹈的開頭為情節的深入提供了一個濃烈的氛圍,更為突出主題、深化主題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在舞蹈的高潮處理中,編者通過對打場中“勞”與“樂”的描繪,著重表現了仡佬族青年男女的鮮明性格,在一連串精心編排的摹擬打場的動作中,那剛健而又優美的舞姿給人美的享受。《鏈杆舞》在表現勞作休息之餘場景中,編導又穿插了一些民間小遊戲:“頂角”、“鬥雞”的舞蹈片斷得以展開,由此,富有民族風俗特徵的“搶新娘”,更把整個舞蹈推向高潮。編導的這種富有性格特色、由緩而急、由弱變強、從慢到快的情節安排,集中和誇張地突出了人物的內心情緒,豐富了人物形象,並以快的節奏、激烈的動作特徵,推動了整個舞蹈走向高潮。

  舞蹈的結尾採用了首尾相應的處理方法,當一群簇擁著“新娘”、“新郎”的隊伍過場完畢,幕啟時的兩只“雞”依然站在土堆上,逆光剪影的舞臺燈光效果,將人們帶入了夕陽西下落日餘輝的幽靜意境中,情景交融,耐人尋味。

  縱觀整個舞蹈,使我們聯想到,表現少數民族生產、生活的舞蹈,應從民族社會生產勞動和社會生活中去提煉舞蹈動作,編織舞蹈情節。這裏主要強調的是創造,而不是對生活的簡單摹擬,更不是重複,從而使舞蹈作品既具有生活的真實感,又具有藝術獨創性。

 
  舞蹈動作的設計

  舞蹈動作造型,作為一種藝術表現手段,越來越被人們所重視。精美的舞蹈造型,在舞蹈作品中還可以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舞蹈《鏈杆舞》的造型,從舞蹈的每一局部來看,都是一幅幅耐人尋味的民族風情畫,在整個舞蹈的表演過程中,不論是表現田間收割的鐮刀舞還是在曬壩中大小鏈杆舞蹈的造型,不論是在連接各組舞之間的過場,還是在那些單人舞、雙人舞、群舞中,都惟妙惟肖地刻劃了仡佬族男女青年的各種性格特徵,同時又具有動人的藝術美感,塑造出了鮮明生動的舞蹈形象。從舞蹈的整體上看,有起有伏,有高有低,有近有遠……,整個舞蹈動作設計得錯落有致,情節安排迭宕起伏,變化豐富而又服從於整體要求。

  特別使人感到欣慰的是,民族風俗中的遊戲-----搶新娘,經過巧犀利構思,讓這一源於兒童之間的遊戲,演繹成了富有生活氣息的舞蹈情節,並再現了多姿的民俗風貌。這不僅不使人感歎編導對生活的獨到感受和從生活中提煉舞蹈素材的素養。

  舞蹈技巧的運用

  《鏈杆舞》作為來自民間的“業餘舞蹈”,以專業舞蹈者的水準來要求他們,未來過於苛求。作為業餘舞蹈愛好者,《鏈杆舞》在舞蹈技巧的選用上,也頗有匠心,為該舞蹈作品增添了不少的光澤。

  首先,將高層次的舞蹈技巧集中使用,是使該舞蹈迅速形成高潮的有力手段之一。

  當群舞中簡潔整齊的鏈杆舞(打場)結束時,就可以看到在“頂角”、“鬥雞”雙人舞中較為高難度的舞蹈技巧,演員在舞蹈中使用了翻、轉、騰、越等動作,莫不使人感受到在縱跳反正,閃展騰越,抽撒進退,輕如海燕、穩如馨石的各種舞蹈動作的適度運用。

  在一系列的雙人舞、組舞、群舞的組合中,就精心溶進了一連串的舞蹈技巧,這些技巧一環扣一環,一浪推一浪,編排得體,組織恰當,這些技巧的集中使用,讓人感到別有情趣、生氣勃勃而絲毫不覺舞蹈技巧的堆砌,其主要目的是迅速地將舞蹈推向高潮。

  其次,舞蹈技巧在什麼時候出現,編導是經過一番巧思的。在群舞的表演中,就很少出現高難度的舞蹈動作,而是按舞蹈的基本要求有規律的安排了一些簡單的動作。而在獨舞和雙人舞中,編導根據舞蹈演員已具備的難度(技巧)相應地提高了,在舞蹈的高潮中,更是突破了一般的舞蹈規律,集中地使用舞蹈技巧,進一步提高了舞蹈的難度。這樣一種重疊的舞蹈技巧的表現手法,形象地展示出一種對新生活追求的強烈欲望.。

  舞蹈技巧的選用,必須根據舞蹈演員自身所具備的條件,也必須依附於舞蹈內容的需要,服從於所需展示的人物性格,特定的情節能和特定的情緒,這就是舞蹈藝術魅力的根本前提。

  舞蹈節奏的處理

  一個舞蹈作品的成功,因素是多方面的,我們從《鏈杆舞》的節奏處理中,就可看出編導卓有成效地運用了節奏對比的藝術手法。如小夥子剛健有力的打場動作,卻襯出了姑娘們輕柔的“簸箕舞”的動作,一剛一柔,恰到好處。

  停頓------在舞蹈中的使用,猶如音樂中的休止符,是情感表現的一種特殊手段,它往往給舞蹈帶來極其強烈的藝術效果和特殊的藝術魅力。

  一如群舞間隙,等待著送水姑娘到來的時刻,就巧妙地出現了幾秒鐘的停頓,這種節奏上的突變,並沒有使人感到快速勞動節奏的鬆懈,而是舞蹈情節發展的需要,人物情感變化的必然。

  從整個舞蹈的節奏處理中,讓我們看到凡是成功的舞蹈作品,在節奏的佈局上,必然會有統一的構思,強弱有別,快慢有節,對創造出動人的舞蹈藝術形象,起著重要的作用。

  舞蹈展示美,人類的文化藝術活動,如同人類其他社會活動一樣,是深深紮根於人類生產實踐活動之中的。勞動是人類之母,也是藝術之母。人類的祖先,正是在自身勞動的過程中,發現美、創造美、體驗美、領略和享受勞動的歡娛和快樂。聞一多曾稱舞蹈是“生命情調最直接、最實質、最強烈、最尖銳、最單純、而又最充足的表現”“是真正全體生命機能的總動員”。但當人類生命的這股“最單純”的自然之泉一旦湧入奔騰的社會歷史長河時,它便伴隨著人類自身發展的需要而不斷豐富、完善自我,並以其斑爛多彩的魅力推動和激勵著人類對美的永恆求索、對善的熱切嚮往和對真的無限期盼。《鏈杆舞》所表現出來的美是感人至深的,我們應該全面地看待來自民間的舞蹈,正確地評價其藝術價值,在群眾文藝演出中,以資交流和借簽。
返回列表